詩班頁面

詩班簡介

1.練詩時間:每週日下午12:30 ~ 2:30
2.練詩地點:八樓會堂
3.練詩內容:
練詩前,先由班長帶暖身,再由指揮帶發聲練習,最後進入詩歌練唱。
4.招生對象:
喜歡音樂、喜歡歌唱、喜歡與人合作之主內弟兄姐妹,經指揮認可後即可加入。

聯絡詩班同工

歡迎與我們聯繫




有誰在線上

現在有 47 訪客 在線上

詩班班員-呂慧惠傳道
題目:合一
歷代志下五章13節~"吹號的、歌唱的都一齊發聲,聲合為一,讚美感謝耶和華"

有一次,詩班分部門練習結束後,我們的指揮麥皓婷帶領我們再一次唱這首歌,我的心中有一份很深的感觸和感動:莫非,這就是天堂? 如同歷代志下五章13節所說的, "吹號的、歌唱的都一齊發聲,聲合為一,讚美感謝耶和華",我們有不同的年齡、不同的性別、不同的音高,甚至練習的是不同的拍子和旋律。然而在指揮的帶領下,我們可以聲合為一,唱出一首合諧的詩歌,我在思想,難道這就是神對教會的心意!?在教會中有許多種不同的人,我們因著基督的緣故可以聚集、可以團契。 羅馬書十二4-5節所說: "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,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。我們這許多人,在基督裡成為一身,互相聯絡作肢體,也是如此。" 不僅如此,因著順服指揮的帶領,我們可以一起服事、聲合為一敬拜神,我們合一不是因為我們多麼的一樣或相似,乃是因著基督 在差異中連結,因著順服,在不同中邁出一致的步伐。 我相信,在歌聲中我們可以合一,在其他神的事工中,我們也可以因著基督和順服合一。


--

詩班司琴-謝宜芬姐妹
小時候上過主日學,大一才信主,1987年來到石牌信友堂,在此受造就、認識另一半、結婚、有了小石頭和石頭妹。這裡,是我的家。因為是學音樂的關係,除了照顧兩個幼兒和外婆的那五年,我一直在教會司琴,也在詩班裡和弟兄姐妹們一同敬拜神。但,原本用來讚美神的十根手指頭,從2002年六月開始,因著背痛及肌肉無力的毛病,已不太靈光了!﹝實際上是老啦!﹞不過,感謝主!我還有嘴巴可以來歌頌神呀!其實我的聲音不好聽,「聲樂」是我在學生時代最糟的一科,真正懂一點唱歌的方法,已是畢業七、八年後的事了!所以能從金口難開到放膽高歌,可是神莫大的恩典喔!參加詩班,除了感恩,也是享受。衷心的佩服指揮們:英傑長老、怡慧姐妹、佳穎姐妹和皓婷姐妹的付出,他們的擺上,主耶穌必加倍報答。套用一句郭媽媽的提醒--趁著還能服事神,別缺席!莫遲到啊!


--

詩班班長-池泳健弟兄
詩班從十歲多的小姊妹到七十歲的老姊姊,大家同感一靈,眾口一心,齊聲歡唱,為的是讚美我主我的神,這是怎樣的奇妙啊!適逢教會二十週年,我們記下這奇妙與您分享。回想初信之時,不論主日、團契、各樣聚會、節慶,都有大量的詩歌頌讚,年幼愛唱歌的我,隨著年歲與環境的改變,歌唱功能正逐漸凋零,卻碰到需要常常向神歌唱,於是從小聲唱、大聲唱、齊聲唱,就這麼一路唱了下來。沒把握當然小聲唱,等到熟了比較不觀棋了,膽氣漸壯自然就唱的大聲些。愈唱愈愛唱,於是從聖誕節合唱,唱到了詩班,一唱五、六年。在這裡,不僅學習靈裡的更新與聲音的和諧,更要緊的是一顆願意服事的心。愈服事愈甘甜,相信是每一位班員不會間斷的經歷。透過願意服事的心,聖靈得以進入我們之中,使詩班合一。這真奇妙,這正是神所行的奇妙事,來自不同環境背景的各個人,因著用歌聲服事神,在詩班被塑造更新,同感一靈,齊心努力,定睛仰望我們的神,一同獻上頌讚的祭。只有神能成就這樣的事,感謝神!因著這份美好,我不日妻子及女兒都來詩班服事,同事這份美好,也與您分享。


--

詩班班員-林靜娟姊妹
記得第一次踏進教會參加崇拜,拿起歌本唱著詩歌,竟淚流不止,無法自抑。從小哼哼唱唱長大,聽過不少動人的歌謠,卻總如風中樹影,只是生生滅滅的幻象,徒留滿心浮沉。敬拜中一首小小的詩歌竟能揚起心中波濤,那看似平易的曲調及詩詞若不是從神而來,怎能如此?受洗後加入家庭小組,唯一熟識的是在主日詩班見過的竹漪,直到某一年加入聖誕節獻詩後,便與詩班結下不了情至今,把它與教會生活緊緊的連結在一起。在學校上課有時會對學生唱起詩歌,下課也常哼唱,同事常以為一定是今日心情特好,其實日常繁瑣惱人甚是,便藉詩歌堅定解憂。遇著言語未能達及的嘆息之後,往往也只有詩歌可以安慰激勵人了。所以在與同事學生禱告之後就對他們說,來吧,我唱一首歌給你聽吧!願神得救的盼望與喜樂能藉著詩歌進入他們紛擾的心中,如同我當年進入聖殿一般,被神摸著。新約中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君尊的祭司,無論在教會獻詩或在屬世生活中,我們讚美神是理所當然,這個職分在詩班中更被堅立。有耳要聽,有口皆能讚美,願我們獻上的祭蒙主喜悅,也吸引未信之人同被恩感,同聲頌讚。


--

詩班班員-陳錫坤弟兄
從小在百年老教會長大,喜歡彩色玻璃和天使般的白色詩袍。青少年,如願加入詩班,問我唱什麼聲部?覺得Tenor高亢像小提琴,屬於「高于」的層次,就唱Bass好了。從此,只要拿到合唱譜,一定唱男低音。中年之後,越來越發覺許多低音唱不下去,心想這下不妙,可能是作陶,吸入太多柚料,喉嚨壞了。到信友堂多年,班長永健一再鼓舞,勉強再加入詩班。指揮佳穎試音之後直截說,是Tenor。難道我聽錯了?連續問了兩遍,她用專業的口氣篤定說:「沒錯,很明顯。」那野阿尼?四個月來,在詩班唱得非常快樂,每次練詩的禱告、見證分享,都很得激勵。結論是:「靠自己的直覺,自誤青春卅年;智慧人的指正,終身受用。」就當成笑話一則吧!


--

詩班班員-李盈璇姐妹
未受洗之前,有機會在一個禱告會上聖靈告知要我心存喜樂,不要憂慮只要跟隨主的腳蹤行!雖已受洗也不常來教會,我常說:有吃有喝才來!但實際上都在為生活忙碌卻是茫然...前年娘家逢變故,小組成員為我同心合意禱告,甚是感動。期間又經歷了一次神的大能,看到弟兄姊妹這樣盡心事奉主,實感慚愧。牧師也常說,不要只當個做禮拜的基督徒!但在事工上的服事我又不大了解,我能做啥?想到那優美的詩歌是那麼的震撼人心,又比較簡單!只要跟著合唱,雖然我看不懂那一堆奇奇怪怪的豆芽菜,聲音又沒那麼動人,還是鼓足了勇氣參加!前陣子,還是為了一些俗事而忙碌,每當回首時才發現我所忙碌的都是一些盲目、毫無果效的事。有次孫牧師的的講題是:「趁有今日」提醒了我,要好好的把握每一天,這也是神的恩典!感謝主!


--

詩班班員-徐孝先弟兄
以後既然在天上要常唱詩讚美 神,何不趁還在地上的時候多練一下呢?

對我們這對小夫妻來說,這裡的各教會其實差別不大,但剛搬到這個地區,我們必須作抉擇...我跟太太有個共識,也就是相信 神把我們帶到這裡必有祂的美意,也因此要學習回饋 神的愛,成為周邊人的祝福:我們要找到能委身事奉的教會。在遊走的其間,由於我長期對詩班事奉有負擔,所以會刻意觀察各教會崇拜中用的音樂。在聖經中,神親自指示人要有音樂並設立詩班,詩班員更算是萬中選一,因此,詩班的存在並非可有可無。我們的諸牧師在這方面不只力行 神的旨意,看重詩班的服事,並且差派了目前教會最適合的人擔任指揮。當正式加入詩班和參與獻詩之後,看到詩班裡的兄姐弟妹們願意用恩賜彼此扶持、代禱,創造出一種既友善卻又不忘追求精進的氣氛。從牧師、指揮、司琴到詩班員,每個人集結在詩班事奉上的用心,最後產生的結果就是「感動」。這種多人長期努力而產生的「感動」,最主要願 神能悅納之外,希望一般會眾也可以感受得到!
藝術最高境界是甚麼?我覺得應該是要用它來回應、讚美和宣揚 神的美善、尊貴、榮耀、豐富、智慧、權勢、能力、救恩!因此詩歌也不例外,它不應被當作是純音樂藝術欣賞用,而應該要是一種人對 神最真誠的回應。這是一種透過對聖經認知、不斷要求自身靈命長進、加上歌唱技巧的進步,最後所產生的「嘴唇之祭」。希望同時透過這種心被恩感的歌頌,勉勵自己與眾人,並引導慕道友接近崇拜、認識我主耶穌基督!